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鬼怪】【校园②】

池恩倬坐在书桌前不停地揿着圆珠笔,想着今天早上看见的那个男生。

他的脑袋上插着一支笔呢,还散发着蓝光,真是奇怪。

大概也是鬼吧。

可是为什么大家都能看到他呢?

池恩倬想起小时候邻居说的话:“似人非人,似鬼非鬼,有形有影,鬼怪也;可见奇物于其身者,乃其新娘也。”

莫非……他就是那些人说的鬼怪?

————————————————————

“其他遗漏者……”王黎捏着一张卡片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卡片上写着:池恩倬。

“……末间!你干什么呢弄得地板吱呀吱呀地叫!吵死了!”金侁在楼下抱怨着。

“金侁,”于是王黎从阁楼上下来,边走边叫着,“金侁!我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池恩倬是,池恩倬是……”

“池恩倬?怎么又是池恩倬?”金侁很不耐烦地从房间里走出来。

“池恩倬她……不是,池恩倬怎么了啊,什么‘又是池恩倬’?”王黎感到很是奇怪。

“啊,池,她呃……没,没什么!”金侁红了脸,有点生气。十句话里面有九句是池恩倬,上次还那么庇护她,自己能不生气吗?现在好了,又跟自己提起那个池恩倬,真是烦透了。

王黎把卡片往餐桌上一丢,“哼,你以为我要说什么?池恩倬的,生死簿。”

“生……你不是早就不干这一行了吗?”金侁疑惑地望着他。

“是啊,但是当初没选择离开,还是留了下来,以前的那些同事,都还有联系。这次他们给我这张卡片,说是很重要的人,非要我来处理。”

“然后呢?”

“然后我仔细一看,发现池恩倬就是16年前的那个遗漏者,那个本该和她母亲一起死在雪地上的其他遗漏者。”

雪地?16年前?脑海中浮现出的是那位倒在血泊中朝自己苦苦哀求的女士。原来,是她啊。

金侁的身体里隐隐有什么作痛。

“你不想听听卡片上的内容吗?”王黎突然说道。不等金侁回答,他就念了起来:

“池恩倬,2017.4.7,坠落死。”

“4.7?那不就是……今天?”金侁猛地跳起来。不知为什么,这个女孩在他眼里突然一下子变得重要起来,让他觉得她非救不可,不知是因为她极有可能是鬼怪新娘,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然而王黎望着金侁急忙冲出门的背影,只是颇带酸意地,淡淡地“嗯”了一声。

————————————————————

开门。

关门。

开门。

刚才还是自己和王黎租的公寓,现在成了被雨水侵蚀的街道。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惨叫,一个人影从金侁上方坠下。

砰,金侁刚好接住她。

时间刚好。

眼前的女孩略带惊讶地望着金侁,眨去垂在睫毛边的雨水。

刚刚好的雨水打在刚刚好的两个人身上,

刚刚好的路灯为他们披上了一圈淡黄色的光晕……

而两人的身后,一个人又戴上了帽子,披上了西装,手里紧紧攥着正发烫的卡片。

————————————————————

一阵嬉笑。

听得王黎心烦。

自从池恩倬被金侁救了以后,两人的关系就变得越来越亲近了。

就在刚才,金侁为了不让池恩倬再被她继母推下楼,邀请她和自己同住了。

这会儿两人正在厨房里谈笑呢。

“哇哦,好厉害啊……居然能让瓶子漂移!”

“哈哈哈哈那当然了,我可是鬼……啊!”

王黎一把将金侁拽走。

“你干什么!”金侁一阵挣扎,甩开了王黎。

以前从来不会这样。

“她是什么人你知道吗?你清楚吗?怎么就什么事都敢跟别人说?还把她往我们家里领?”王黎指着厨房里满脸迷惑的池恩倬冲金侁吼道。

“开学不是你先说她是鬼怪新娘的吗?难道你忘了我是什么身份?”金侁吼回去。

“那是……是我随口说说的!再说……她,她看得见你脸上的什么笔吗!?”

“……总之,事情没弄出个结果之前,我先把她留在这里。”

“这里已经够小了还住一个人?”

“你怎么这么小气?她……”

“我小气?我怎么……”“你就是小气!”“我哪里有?”“小气!小气鬼!小气小气小气!”“我没有!”“你就有!”“我没……”

于是那天晚上,本该金侁和池恩倬一起做的晚饭变成了池恩倬一个人做的。

还莫名其妙煎了三个爱心形的荷包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2)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