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鬼怪】【死鬼CP】【校园风①】


 几百年前,时空扭转,鬼怪的容貌变成了17岁左右,年轻小伙子的模样。

神为了惩罚鬼怪,命他在一所高中念书。而鬼怪新娘将会在那所高中念书,只有她将胸口的剑拔出,鬼怪才能解脱。

————————————————————

“啊……好烦啊!又是这些题目,做都做烂掉了。”金侁十分不满地把笔往桌上一丢,摊坐在椅子上。

“那也不见得你哪次全对过。”

说话的那人走来,把金侁身旁的椅子从课桌下抽出来,随即坐下,往金侁桌上放了瓶可乐。

“给你,喝点,下午还要考试。”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王黎。

金侁哀怨地望着王黎,突然拉着他的手晃来晃去:“哎呀,末间哥哥……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上,你把答案给我抄抄呗……”

王黎撇了下嘴,装作生气了的样子甩开金侁的手。但金侁还是不肯罢休,又跪下来一把抱住王黎的大腿,朝他眨巴眼睛。

王黎叹了口气,无奈地答应了。

哎,每次都是这样。活了几百年的鬼了,还像个孩子啊……

“末间!末间!选择题!!”王黎突然听到金侁的心声,笑着摇了摇头。

“第几题……”

“都要!”

“……ABDBDDC。”

“填空!”

“……”

王黎狠狠地踩了金侁一脚,金侁调皮地嗤嗤笑起来。

————————————————————

新学期开学,初入高中的学生们带着兴奋、好奇以及羞怯环顾着这个新校园。只有金侁默默地坐在教室的最后,凝视着窗外叹气。以前的老师、同学,有关他的记忆都烟消云散,待他如新朋友,笑着询问“学弟叫什么?”。

不出意料,他仍留在高一。

“金侁!金侁!”王黎突然冲进教室,气喘吁吁地冲到金侁桌前,险些扑上去。

金侁被他吓了一跳:“怎么了你?”

“金侁,”王黎直勾勾地盯着金侁的眼睛,“你绝对不会想到我遇见了谁。”

金侁的眉毛皱成一团,困惑的眼神望着王黎:“谁?”

“鬼怪新娘。”

金侁顿了顿,觉得王黎在逗他玩,但王黎的眼神明明那么严肃,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你……怎么知道?”半晌,金侁才开口。那是紧张,那是兴奋,那是期待,那是解脱……

“别人都这么说,”王黎坐下,手搭在金侁的肩上,指向门口,“就在我们班,你看!”

金侁听到答案不确定,心又被勾起半米,坐直了,急于确认那是否是鬼怪新娘。

进来了,那女孩走进来了,齐肩的长发,典型的东方式的眼睛,躲闪着同学们格外关切却又轻蔑的眼神。

教室里的人,无论前一秒在讨论什么,后一秒都转移了话题,眼睛无一不盯着那女生看。

“哎,你看你看,这就是那个怪胎,据说能看到鬼!”

“好像是个孤儿耶,真可怜呢。”

“能看到鬼的一定是前一世犯了罪,这种人还是少来往好。”

“听说是什么鬼怪新娘。”

听到“鬼怪新娘”,金侁的脑子里嗡地响了下。

女生低着头,在众目睽睽之下默默地走到最后一排,在金侁和王黎身后,挑了个角落坐下。女生无意间瞥见金侁,愣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低头开始翻看手中的书。

王黎朝金侁这边蹭了蹭,“这下好了,我们俩的二人世界出现第三者了!还好她还挺安静……”

金侁用胳膊肘顶了王黎一下,“别闹。”

王黎趴在桌上,一脸的沮丧。

————————————————————

“池恩倬你快说,有没有在我身上看到什么?”金侁抓着池恩倬的两手把她摁在墙上,迫切的眼神急于知道答案。

“我,我……”池恩倬吓傻了,呆呆地什么也说不出来。

“金侁!你给我松手!”远处的王黎一脸凶相地走过来,“没弄明白事实之前,别找她麻烦,你看,吓着她了!”

金侁也不高兴,猛地把手一松,道:“我就是在寻求事实!”

“你!”王黎气得拽住金侁的衣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池恩倬完全懵了,她不明白那两个奇怪的男人在说些什么,握着被捏红的手腕悄悄溜走了。

后来上课的时候,鬼怪一直趴在桌上生闷气。

王黎这小子,那么护着池恩倬,切,也不见得她有多好看!

而这时的王黎,也发着脾气。

金侁这家伙,连我的手都没碰过,居然先去碰了池恩倬的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0)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