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完……完结篇

09

这天癫姐来给盲侠送日用品。东西一样一样放到厨房的橱柜里——癫姐尽量不去看旁边那个碗架。

当她第一次发现盲侠的新家里多了一只碗的时候,还以为是买给自己的,激动地抱住盲侠兴奋地说他终于让自己过界了。然而那个无情之人却把她推开,告诉她那只碗并不属于她。“那是给谁的?GoGo?”当时癫姐还把它当笑话讲,没想到盲侠没有否认。癫姐觉得很莫名其妙,因为她知道谷一夏是不可能再回来的。之后他们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这碗都脏成这样,我替你扔了。”癫姐越看那个碗越觉得不爽,最终拿起它准备做个了结。

盲侠当然不情愿,走近了伸出手来,用几乎是要挟的口气道:“别碰它。你把它还给我。”

癫姐稍微有些走神,思绪把碗和人联系在一起,以为他在说谷一夏。“我怎么还?他又不在我手里。”

“那我怎么听见有碗碰撞的声音?给我!”说着上前握住了碗沿想要放回架子上。癫姐那时正在气头上,不知怎的就起了逆反心理,死抓着碗不放。盲侠抢走了一只,另一只却失手摔落在地。

看着地上的残片,癫姐几乎是对盲侠心灰意冷,轻轻地说:“看吧,连上天也要拆散你们。”

盲侠停在那里不出声。

“七年了,我以为你早就忘记他了。”

帮他拾起碎片后,癫姐就准备离开,在玄关停了一下,塞了点钱到玻璃杯里:“碗钱。”

真是绝情的人,痴情起来比谁都难搞。

然而感情是感情,工作是工作,两者还是要分开来。所以当第二天早上癫姐拉到毒狗案时,还是咬着牙进了文申侠的律师所。

“有好接的案子,毒狗案。事主被告虐待动物及非法处理尸体罪,当事人是智障人士,已经认罪。你只要帮他求情,很快有钱收。”

本以为只是求情的小案子,却因为小琛的一句“蓝莓能吃,葡萄不能吃”而变得复杂。

“我要留下来找线索。”盲侠毅然地说。也就是这个决定,让他见到了他一直再等的那个人。

癫姐急着回事务所,不放心一个盲人单独在野外:“你一个人,这是新地方,你行不行?”

“不算新的啦,来了大半天了,OK。”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啊。”出于相信盲侠的四感,癫姐说完便上车走了。

盲侠继续在小道上行走,两个人不知不觉越靠越近。

东西落地的声音惊动了盲侠,沿着小路,发现一个窝。起初他以为那是II的窝,直到摸到相机脚架。刚才触摸湿毛巾时闻见一丝熟悉的味道,直觉告诉他一定是那个人。放心不下,抱着忐忑的心理再次将鼻子凑近毛巾……他确认了。肯定是那个人的味道,只是少了那股呛鼻的烟味。

谷一夏躲在树干后面也发现了盲侠,慌得不知道做什么好。一直在偷偷地逃避他,躲了有七年,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他。眼前的男士专注地翻查自己的窝的样子依旧是那么迷人,舌头伸出来舔了舔叼着牙签的嘴,忍不住想要扑上去咬那么一口……然而他办不到。他只能远远地、默默地看着,想起自己拍过那么多照片也没有一张是文申侠的,不免有些遗憾,决定偷偷拍几张就走。可他忽略了单反的快门又不是静音的,等那人转过身来时,血冲上耳朵根,赶紧跑远。

盲侠知道那个人是谷一夏,心里埋怨他为什么还想逃,拄着导盲杖追了上去。他听出这个人居然装了义肢时心里一惊,但也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七年前他要不辞而别了。

但是,谷一夏啊,你以为你还逃得掉吗?

当谷一夏终于认输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说“为什么要跟踪我”时,盲侠拥上前去双手紧紧地放在那人的臀部上。

“好久不见。”

————————————————

完结撒花!!!🎉🎉🎊……突然感觉非常的草率,而且感觉这篇题目其实应该叫“好久不见”,毕竟“原来我们曾经见过”似乎有点太长而且太直白了。……

如果我兴致好而且有时间的话会写一点小番外,就不打tag了,嗯。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62)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