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8

“法官阁下,相信您也看到在刚才的视频中,是Juice的姐姐Yoyo故意设局陷害她的。而整件事情Juice完全是无辜的。”

……

“被告Juice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

法槌敲响,坐在辩护律师身边的师爷大叫着兴奋地跳起来。

“赢了,盲侠,赢了!”

然而他只是心急地转向旁听席位:“GoGo呢,没来?”

“没啊。少他一个也没大事嘛……”癫姐耸耸肩,不明白为什么盲侠突然如此关心谷一夏。

盲侠有些失落。也是,自己总不能期待他这么快把案子查清楚吧。

癫姐拽过盲侠的手臂拉着他离开法庭,“不管他啦,去酒吧,我请客!”盲侠犹豫了一下,把手臂从癫姐的手中抽出来:“今天不去了。”说完从大衣里掏出导盲杖自顾自走了。

癫姐看盲侠的表情知道他没有兴致,想不通为什么没有谷一夏在场这位大律师就会如此颓废。只怨他害得自己也没了兴致,闷闷不乐地返回家中。

晚些时候盲侠已经换了宽松的睡衣窝在被子里,不自知地开始祈祷谷一夏这次又可以遇上需要避嫌的案子快快返回,楼下稍微一点锁车的声音都能使他期待好半天。文申侠也不清楚自己何时除了戴天恩外如此挂念一个人,还因为他而爱上了热闹。

“盲hip我查到了关键性的证据,我就说那气煤气爆炸案不可能是意外。你绝对想不到翁世荣是谁杀害的!我很快就能回来了,你记得要给我备点烟和酒啊!”

“好的好的。”听到电话里那人兴奋的声音,盲侠心里笑他还像个小男生,只不过小男生吃的是棒棒糖,不是烟酒罢了。

“我还有句话想对你说……”

“什么?”

“嘻嘻……等我回来再说!不说了,有电话进来。嘟——嘟——……”

挂掉电话,盲侠躺在床上一夜未眠,想着GoGo想说的话,究竟会是什么。

他没有想到,这句话,或许再也等不到了。


“盲侠,都一个星期多了,GoGo还未回来?”癫姐意识到了不对劲,“会不会是出事了?”

盲侠也很担忧,但他想了想还是道:“也许遇上新麻烦吧,可能证据不足什么的,毕竟他的工作是如此。”癫姐想说让手底下的人帮忙找找,盲侠只是摆了摆手走了。

“叮咚——”清脆的门铃声。为了方便谷一夏骚扰自己,盲侠特地在门外装上了门铃。然而平时细心的谷一夏居然完全没有发现,仍然把门敲出“笃笃笃”那样粗鲁的声音。

盲侠边笑边向门口走去:“今天怎么懂得按门铃?”

门一开,传来的却是陌生的声音。

“请问是文申侠先生吗?您的房东谷一夏先生已将您的连同他自己的房子收回,请您于明日之前交还房子。”

文申侠愣住了。

麻木地关上房门,文申侠摸索着拨通了癫姐的电话:“帮我找到谷一夏。”

居然将自己的房子都上交了,说明那个人不会再回来了。

谷一夏,你自己说过,做了就要负责。我寻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你。

还有,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想对我说的话是什么……

在这个没有房东的房子里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文申侠把所有给GoGo准备的酒都灌进自己的肠胃里,只觉得浑身烧得厉害,而心里却如同寒冰。恍惚中脑海里一遍遍地响起谷一夏的声音:“嗨,交个friend呗?”“以后你就是我仰慕的对象了,我就粘着你不放了!”“哇——盲hip你有胸肌耶!”“你好好打Juice的案子,赢了我给你奖励!”“我回来了!你有没有想我?”“你要在这里做啊!”“第一次听你夸我啊,毒L。”“做了就要负责!想搞一夜情?”

……

谷一夏,你不是说官司赢了给我奖励的吗,难道你的不辞而别就是给我的奖励?

清醒些时文申侠跌跌撞撞地收拾好行李,他不想再在这间屋子里待下去,只因为到处都是熟悉的气味。

六岁那年被那个人狠心地留在医院,五年前Yanice又抛下自己出国,没想到还会被谷一夏抛弃第三次。

看来,我生来就是被孤立的命。

拖着沉重的行李下楼,每一步都像是被割去舌头的Ariel。他把自己裹在黑暗里。只有在黑暗中,人们才能和自己一样身处无尽的阴郁,看不到自己墨镜后淌下的眼泪。他决定在律师所过夜。

“先生租房子吗?”有个声音在盲侠背后响起。敏感地竖起耳朵,缓慢的脚步索性停了下来:“你……怎么知道我是否要租房子?”

先前说话的那个女人略带歉意地笑了笑,“哦,我看你拎着这么多行李像是要搬家,就觉得……”

盲侠听着平稳的呼吸知道那人没有说谎,还是半信半疑地跟着去了。“不过说好,一定要干净,安静。”

女人点了点头说“好”,自己外甥吩咐过的事,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盲侠“看”过房子后便签了合约,实在是身心疲惫,没有洗漱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女人回到楼下自己的房间里,拿出手机发送了一条消息:“搞掂!”不出半分钟,就收到回信:“他还好吗?”女人笑着摇了摇头,自语道:“这孩子……不论对男人还是女人,永远都那么痴情。”

病房里,看见手机上传来的:“不怎么好,好像喝醉了。”的消息,那人熄灭了屏幕,将头倚在墙上。昏暗的灯光照出他苍白的脸,他叹了口气。我所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明天就将飞去美国,我想,我们以后别见面了。看着自己短了一截的右腿,耳边忆起那人为自己上药时说的话:“你这个警察还真不赖。”

而这句话,在汽车的爆炸声中化为碎片。

对不起,文申侠。我不能再让你为我骄傲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47)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