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6


变相的吻持续了大约几秒,直到盲侠确认谷一夏已经不会再报出密码后,才松开了嘴,轻咳了几声。
“哇……盲hip你要在这种地方做啊。”GoGo反应过来,并不露惊讶的神色。
女人重重地踢了下他的椅子:“这里不是调情的地方,老实点!”
“你到底要我们怎样,”GoGo一脸苦笑,“为什么不放了我们?”
女人笑了,像是在酝酿一个天大的计划。“放你们走?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你们必须给我打输这场官司,我要让Juice这个贱人一辈子翻不了身!”
“为什么?Yoyo你是她姐啊!”
盲侠听到如此狠毒的女人竟有这么滑稽的名字时,忍不住笑。“谁要她这个妹妹?在外面跟人不清不楚才得了艾滋的,”Yoyo说话时并不正眼瞧Juice,“这下好,要是她输了,就送进牢里去,这世上就只有我才是谷家的女儿了。”一阵丧心病狂的笑,让GoGo打了个寒战。GoGo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和他的两个堂妹们关系很熟。他知道从小阿姨叔叔只宠着Yoyo,造就了她公主病的性格。也因为如此,这个女孩总是把自己当仆人奴役,让自己很是担惊受怕。从那时GoGo就下定决心要做一个能够保护别人的人。后来当上了警察,工作忙碌,他也就不再清楚堂妹们的近况了。现在看来,貌似挺严重。
GoGo回忆之时盲侠开了口,让他放弃这个打官司赚钱的机会?不可能。这个女人分明就是把“法律”这条界线……用癫姐的话说,当“屎”看。“No way。我是你的委托律师,当然要帮你打赢官司啦,这样我好收钱嘛。”
盲侠不把Yoyo放在眼里的举动彻底惹怒了她。女人用尖头皮鞋一脚踩在盲侠的胸口:“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是吧?全香港律师多了去,我还真不稀罕你一个瞎子!”眼看Yoyo的刀就要冲盲侠刺去,GoGo的手却挣脱不开绳子,只得被绑在椅子上扭来扭去。盲侠一个转身跪在地上,顶起椅子,把捆着手的绳子朝着Yoyo。刀子落下,却给盲侠松了绑。
盲侠趁机翻身用椅子砸晕了Yoyo,再摸索到了目瞪口呆的GoGo给他松绑。GoGo撕去Juice嘴上的布条,把她的左臂勾在自己脖子上,另一边搀着盲侠逃离。
路过转角处Juice忽然拼命唤着“手环”,说上面有重要东西。GoGo这才想起来之前自己把捡到的手环又随手扔了回去。然而这一下耽搁不少时间,Yoyo已经清醒并追上来抢过手环。
GoGo看了看盲侠,随即把Juice交到他怀里:“你们先走。”
盲侠有些担忧,但还是扶着Juice尽可能快速地离开了大楼。他在相对安全的地方等了许久,终于听见脚步声的响起,男人喘着粗气把手环交给Juice。“拿回来了。”
盲侠听出他声音不对劲。“你受伤了。”
“不要紧,赶紧开车回去。”
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天色微明,让人也不再那么紧张。GoGo拿出根烟习惯性地想点上,回头看了看有些疲惫的盲侠,又放下了。
“喂Juice啊,你说你那个手环很重要,是什么意思啊?”GoGo问她。
“我之前找工作,姐姐给我推荐了一个,没想到我到了那里,那个男人想要侮辱我,我没有让他得逞,他就把我关起来。我好不容易逃回家里,却听见姐姐和我丈夫的谈话,原来他们早就知道这是个骗局,就是想让我回不来。我听到很惊讶,就用手机录了视频存在电脑里。后来我被禁锢,就把代码刻在了手环上,希望有人能看到。”
盲侠顿时有了精神,坐直了说:“这下便说得通了,有了这段录像我们可以还原真相,还你一个清白了。我呢也可以收......”
不等他说完,GoGo就抢过话头:“不过你真的向你丈夫开枪啦?”
Juice摇了摇头。“我是拿着枪,但是我没敢动手。真正开枪的是站在我身后的姐姐,她就是为了加深我的罪名。”
“可是你丈夫为什么要帮着你姐姐呢?”盲侠在一旁问他。
Juice显得很失落不再说话,盲侠听她的心跳也仿佛知道了情况。Juice早就知道姐姐对自己丈夫的卑劣行径,只是一时没有道破。她也根本就没有患艾滋病,只是她姐姐造的谣罢了。
GoGo把堂妹安顿在癫姐处休息,自己也差不多要累晕过去。脸上的伤口愈合了一些,有的已经化脓了,身上还有些许淤青和伤痕,他多走一步都是煎熬。
盲侠为了照顾他第一次跨进GoGo的窝,差点被满地的物品绊倒。心里想着现在这人是个伤者,还帮了大忙,也就咬咬牙忍了。
“这次多亏你,算我之前低估你了,”盲侠说着给谷一夏上药,”你这个当警察的还真不赖。”
谷一夏躺在床上几乎快要睡着,通宵的经历已经让他筋疲力尽。听到盲侠夸自己,他用最后一点精力无力地回道:“第一次听见你夸别人啊,你个死毒男。”
其实叫盲侠“死毒男”的人并不多。除了那个痴心钟意他的癫姐外,也就只有谷一夏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39)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