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4

“喂盲hip,我要出去追个大案子,这几天住在警局,不会回来了。你好好打Juice的案子,赢了我给你奖励。你不要太想我哦~”GoGo说完拍了拍盲侠肩膀,离开公寓。

身后,盲侠做出一个打棒球的姿势,像是一举把那位磨人的小警察击飞一般。他才不稀罕什么礼物,只是因为GoGo不在的清静而松了口气。

GoGo走了之后,盲侠每天都有充足的时间来听法律文件,办事效率高了不少。

只是晚上不会再有敲门声了,寂寞了那些为了某个人而特地买的,现在却堆积在冰箱和橱柜里的啤酒和泡面。

向来精明的文申侠,这次或许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买那些没有营养的东西不是为了应付那人频繁的借东借西,潜意识里竟然是为了和他接触,听他的声音,感受他为表谢意对自己肩膀的两次拍打,甚至……闻见他身上的烟味。自己本是不爱好这种味道的。

GoGo走后的第三天,也是文申侠在Juice案子初审失利的那天晚上,盲侠接到一个电话。

“盲hip,是我!我发现,我发现这个案子和,和Juice有特别大的关系!我跟你讲……”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急促又沙哑。

GoGo在查一宗涉嫌拐卖妇女儿童的案子,却无意中发现了Juice的项链。

“会不会是你搞错啊,这世上一样的东西多了去,万一是别人的呢。”

“不一样!这项链上的松鼠缺了左耳!以前我和Juice来往比较频繁的时候,她就一直戴着这个项链,我问她为什么项链上的小松鼠缺了一只耳朵,她还和我说这是一不小心摔的。我记得一清二楚!”

“……所以你想说Juice是被拐卖了?那现在在被告席上的那位是谁?”

“我怀疑她逃出来了……总之我还会再查,你等我消息!”说完急匆匆地挂了电话。

看起来……这个案子比想象中的复杂。不知华爷知不知道。今天听癫姐说,他笑得还挺得意。

GoGo走后的第五天,盲侠正在审讯室里和Juice谈话,突然手机铃声响起,语音助手反复地报着备注名:“广告推销……广告推销……”盲侠接起电话。

“盲hip我申请到搜查令去到Juice家里——你不要问我怎么申请到的,”电话那头传来GoGo的声音,“我找到日记本,日期记到7月19号,可是Juice她丈夫说自己被袭击是18号!”

盲侠心一紧:“也就是说……”

“Juice根本没有向她丈夫开枪!”GoGo冲着电话那头大吼,声音足够响,坐在盲侠面前的Juice捏紧了手指。“盲hip你一定要远离‘Juice’!那根本就不是……我才想起Juice有个双胞胎姐姐!你千万别再去见那个Juice了,她很危险……”

盲侠僵住了,他可以听见鞋子摩擦地面的声音。面前的‘Juice’丝毫没有紧张的意思,冷笑了一声说:“既然被你发现了,倒不如先解决你这个瞎子!”从怀里掏出匕首向盲侠刺去。

“你干什么!”一个女声响起——是癫姐。她一手打掉了那个假冒者的匕首。那人也是练过的,和癫姐交手几下,趁机溜走了。等癫姐再追出去时,那人已经不见了。

癫姐回到审讯室内扶起盲侠:“你没事吧?GoGo说叫我来看看,你果然在这里。”

“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盲侠强装镇定地站起来。就在刚才他是多么绝望,以为自己这个瞎子就要死了。就算是听力再好的人,他也是个盲人。

“他说他有预感。奇了怪了连男人的直觉都这么准。”

那晚盲侠在家里想着这件令他惊魂未定又心烦意乱的事。他觉得案子发展到现在完全应该由警察来追查。

“咚咚咚!”熟悉的敲门声。

盲侠一开门就感受到熟悉的烟味扑来,紧接着被那人抱住。

“吓死我了你!幸亏我和你有心灵感应。”

“……我和你才没有什么心灵感应……抱了有一会儿了,可以了。”

“如果我们没有心灵感应的话你怎么会准备这些给我?”GoGo说着跑进厨房打开冰箱,“来庆祝我回来!”说着拿出两瓶啤酒。

“我不喝了你喝吧。”盲侠走到沙发边坐下,戴上耳机。

GoGo在时嫌他烦,离开时又有些失落,这是……什么样的情感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36)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