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3

“真的就打算这样认输吗?”癫姐着急又担忧地看着盲侠不停地给自己灌酒。

一瓶啤酒下肚。“不然?”

眼前人不同寻常的表现实在让癫姐看不下去。

“你不是维护正义吗?不是维护自尊吗?怎么现在颓废成这个样子!还有几天就开庭了你在这里干嘛?难道你打算辩词写满‘世事无绝对’吗?”

文申侠耸了耸肩。

“盲hip呐,我在考虑……收回那间房。”GoGo托着腮,一脸认真地看着他。盲侠瞬间乱了阵脚,没等他说完就握着GoGo的肩膀往露台走。GoGo回头看着癫姐放出胜利般的微笑,仿佛在说只有自己能搞定盲侠,撬开他的嘴巴。而在癫姐看来,GoGo就像是被大佬宠幸的女人一样。癫姐很纳闷:明明是自己先认识盲侠,却让他被才认识几天的GoGo抢去了。

“房子你给我留着……”盲侠又是哀求又是命令,“这个忙我不是不想帮。我在想,Juice又没有什么心理疾病,不管他丈夫有没有囚禁她,她也的确是伤了人的。这个case打不打又有什么用呢?”

GoGo知道他在瞎讲:“讲实话!”

“Juice她不肯认罪啦,我没有办法。”

“哈?”GoGo和癫姐同时叫起来。

听出癫姐的声音,盲侠眉头皱了皱。“你怎么跟来了?”

“怎么啊?有什么事是我不能听的吗!”

“你们女人都这么痴……执着吗?”盲侠无奈地叹了口气。“Juice偏袒她丈夫,不想让他受牵连,把事情全包到自己身上。”

GoGo和癫姐对望了一下,确认了两人的感受是一样的之后,垂下头做晕倒状。

“会不会是受威胁啊?”GoGo突然想到什么,抬头问。

“也是。Juice如果真爱自己丈夫的话,根本不会开枪打他。”癫姐也抬起头来接着说。

“那这个案子就很复杂咯……”盲侠挑起眉毛,往酒吧里走去,“再来一瓶酒!”

 

当天晚上盲侠坐在沙发上拉着那盏落地灯。

“滴,哒,滴,哒,滴,哒,滴……”

爱一个人,像Juice那样包容他的一切,该有多困难。

教教我吧……该如何原谅自己曾深爱而如今却恨之入骨的父亲。

“滴,哒,滴,哒,滴,哒,滴……”

或者说……我根本就是不想原谅他?

“咚咚咚!——盲hip,开门!——咚咚咚!”

“哒!”盲侠扯过细线,把灯关上,“有什么事门外说,我听着。”

“因为Juice的事情很头疼呐……你让我进来……我想要安慰嘛……”

“你不能进来。头疼的是我不是你,还有,要安慰找你警局里的那些兄弟们安慰去。”

然而谷一夏还是挤进来了,放肆地乱翻盲侠家里的物品。“谷一夏我虽然瞎了但我不聋,你给我住手!”盲侠顺着声音的方向摸索过去。

“哇盲侠你家里不放酒的啊?”GoGo打开冰箱,却看到摆放整齐的蔬果。“你连泡面都不吃?”与此同时盲侠摸索到了GoGo的手腕,把他往自己这儿用力一扯,害得毫无防备的谷一夏一个踉跄。本能,使GoGo顺势扶住离他最近的那个东西。但他马上感觉到不对劲——因为那东西是温热的,还有弹性。

“喔——盲hip,你有胸肌耶!”

盲侠把他推开。“要喝酒去夜店,要泡面去便利店,我可不像你们重案组那些人饮食那么不健康。By the way,你再骚扰我,我可以‘帮’你申请限制令。”

“现在这栋房子是我的,本来我就从邻居手里把它买下来,要不是看你个大盲人这么衰,我才不租出去。你要是敢给我限制令,我就敢把这栋房子收回!”GoGo踮起脚才能和盲侠平视,盲侠感受到前额被人顶上来,一股热气夹杂着烟味扑面而来。

过了一会儿额前的压力消失了,皮靴踩过地板的声音渐渐消失,随着“彭”的关门声,房间里只剩下一股烟味陪伴着文申侠。

那天夜里盲侠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女人举着枪对她的丈夫说:“我爱你,可是我不得不伤害你。”接着枪声响起,男人瞬间就站在原告席上骂女人无耻,而女人什么都认,盲侠身旁的癫姐一脸绝望,另一边的华爷满面光芒。突然身边的一切消失了,盲侠看见一只挂着军牌的拉布拉多在自己身边蹭来蹭去,于是自己大叫着追着那狗跑……也只有在梦里,他才能看到这么多。

文申侠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卧室那堵墙的另一面,也有一个人因为做梦而在床上翻来覆去。他梦见一只带着墨镜的黑猫追着自己跑,嘴里还念叨着三个字:

“限、制、令。”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38)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