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盲侠×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2

GoGo的堂妹Juice一个星期前查出患有艾滋,还未确认是阴性阳性时医院暂不同意隔离。奈何丈夫生性多疑,担心会传染,把Juice关进储藏室断绝粮食。

几天前Juice在储藏室离发现了非法购买的枪支,打开了储藏室的锁准备出逃。哪知一开门就是丈夫由惊慌转变为愤怒的脸。情急之下的Juice用子弹打穿了丈夫的胳膊,被指控购买非法枪支加上恶意伤人。

“换作是我一定打爆他的头。”癫姐听了事件经过咬牙切齿。握紧的拳头让GoGo哆嗦了一下。

盲侠闷了口酒,把头偏向癫姐道:“所以说要有文化……不然连艾滋病怎么传染都不知道。”

癫姐握紧的拳头终于有了释放的地方。“你说我没文化?我可是个师爷啊!”

“我没说你没文化……是你自己乱想。”

“……不谈这个,有没有Juice的丈夫囚禁她的证据?”

GoGo很苦恼地趴在桌上,“没了……都被销毁了……”

“想要为Juice维护尊严是很难办到的。最容易的也只有诱导原告做假口供。然而这是犯法的。”盲侠沉默了很久,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不知道会不会是对牛弹琴。(他也知道有些人只是注重最浅层的东西,根本不会去关注。)

“没有证据=没有犯法。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们想维护正义,就必须踩过界限,而这条界限,本身就踩过了公正的线。我们选择律师是为了维护正义,却没想到做了律师,偏偏销毁了正义。”

稀稀拉拉地掌声,却让盲侠听出不止癫姐和GoGo。

万年的死对头华爷,站在他们身后鼓起了掌。“说的真好。我还以为你不知道踩过界是种不公正的打法呢。”

“华爷怎么有时间来光顾我的小酒吧啊?”癫姐没好气地说着反语。

“路过了进来看看。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为人不正的人。尤其是当那个人是律师时。”华爷说着死死地盯住盲侠。他一直是个傲慢的人,虽是维护正义,但总因高贵的自尊而偏了方向。

“华检控,”盲侠能感受到从华爷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我想你完全曲解了我的意思。”

也是,懂琴声的牛,不还是牛。

“天色不早了,盲侠,我送你回家?”癫姐感觉两人即将引发大战,赶紧岔开话题。

“不必了,我……”与此同时GoGo站起来说:“不用,我和他住一块!”

感受到华爷奇怪的眼神以及零度的气氛,盲侠拽住GoGo说:“说清楚点,是邻居,不是同居。”

“差不多啦,”GoGo说着搀着盲侠就走了。

当GoGo指尖的温度触碰到盲侠时,文申侠忆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也是自己的左臂,也是这位谷一夏先生,拉着他指引方向。盲侠突然想开个玩笑。

“有没有人说你很像导盲犬?”

GoGo也毫不客气地怼回去:“有没有人说你是毒男啊!?”

盲侠大笑,眼角的鱼尾暴露无遗。“当然有,多了去。”

GoGo沉默了一会说:“说我像导盲犬的,还只有你一个。之前遇见的女生啊,都只知道我帅。”末了还不忘撩一下头发。

“得瑟。”

“其实你今天那番话说的真好哇,我当时就觉得你帅炸了。就是比我还差点。”不等盲侠打他,GoGo又接着说,“以后你就是我爱慕……呸,仰慕的偶像了,我以后就粘着你不放了!”

盲侠好气又好笑,把粘上来的GoGo推开,然而越抗拒GoGo就越来劲。

“如果你是gay的话,左转去gay club OK?”

“不是啦,我喜欢女的啦。”

“那就不要粘着我。还有,把烟掐掉!”

“偏不!”GoGo粘的更紧了。

盲侠叹了口气,没有再推开。

于是,落日的余晖,就这样静静地洒在两个人身上。小警察粘着大律师,一步一步,向前挪去。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40)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