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盲侠×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1

单反快门的声音响起,盲侠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尽管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方才闻见树枝上湿毛巾的味道,简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谷一夏,你终于回来了。

……

2010年7月20日。公寓大火。

早就闻见烧焦的味道赶下楼,盲侠还是被大火困在了公寓门口。

被浓烟呛得手足无措的盲侠站在火海中死死地握住手中的拐杖。即使是再灵敏的四感,也无从找到出去的路。

身后渐渐传来人们的呼喊,所有的声音重叠,交错……喊声近了,渐渐地多了些别的声音。盲侠听到水倾泻于水泥地,毯子扇过大火,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火势减弱……最终,在一片喧闹中,盲侠听见了如同救命稻草般的鸣笛声。紧握拐杖的手,慢慢地放松了。

有人抓住了他的胳膊,拽着他冲出了火海。盲侠跟在那个人身后磕磕绊绊地跑出来。还没等他道谢,就听见鞋子踩过地面的声音,渐渐消失。

身后传来尘土落地的声音,公寓在盲侠的身后,瞬间土崩瓦解。家,家没了。

对于一个盲人,尤其是受过心理创伤的盲人来说,房子是他唯一能卸下伪装的地方。现在房子没了,唯一能带给他些许安全感的,只有Pledge。

“喂盲侠,你房子没了,不如住我这吧。”癫姐在盲侠身旁挑了个椅子坐下。

盲侠灌了一口啤酒,随即用拇指顶住瓶口。“一次两次无所谓,我不可能长久地住在这里啊。”

“那我帮你找啊。”

“算了。”盲侠赶紧拒绝。让癫姐去找房子,简直就像是让盲人去看哑剧,根本是不可能的。要么会因为房价太高而集体“谈判”,要么找到的房子不符合自己胃口。

“我还是自己去找吧。”

然而站在马路中央,听车水马龙,文申侠还是在寻找房子的路上迷失了方向。

果然,让一个盲人找房子,简直就是让他去死。

盲侠只好暂住在酒吧里。

一连几天没有找到称心的房子,盲侠绝望地快要发疯,再加上又有新的case,盲侠的思绪被搅成一团麻。耳边又传来着火时那恼人的喧闹。坐在吧台边喝啤酒,想着烦人的房子,烦人的case,烦人的眼睛……呸!连啤酒都是苦的。烦人的啤酒。

酒吧里进来一个穿着红衬衫、黑色长裤的男人。看见文申侠坐在那里,愣了愣,于是坐到他身边也要了瓶冰啤。“喂,你也在这里啊?”

“你俩认识?”癫姐好奇地凑过来。盲侠还没有什么熟人是癫姐不知道的。

“不是,你是哪位?”男人身上的烟味让人很不舒服,盲侠下意识地往反方向挪了挪。

“嚯,你这么快就不认得我了?那天我救了你,你还没同我说Thankyou呢。”

“哦——”盲侠扬起头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转头又质问他,“消防员为什么不在局里待着,还来这种地方喝酒?”

男人给了盲侠的背一拳:“咳,我是警察,不是什么消防员。我在那追个案子恰巧碰到失火而已。”

盲侠待人一向很冷漠:“Sir,我没犯事,你走吧。”

“我们能在这里碰见算是有缘,交个friend呗。”

盲侠情愿把自己围在城内。“Sorry啊,I don't need any friend.”“Friend”还被特意加上了重音。

“不过说真的,作为盲人居然能及时赶到楼下,这么镇定,佩服!”男人不肯放过任何一个交朋友的机会。

癫姐抢在盲侠之前开口:“喂,你是gay啊,不去搭讪女人来搭讪男人?”

“你是警察,应该懂什么是骚扰吧。”

男人笑了,“我捡到你的名牌,文律师。”

“So?”

“我想请你帮我打一个case。”

“可以考虑。但作为交换,你得帮我找房子。房租要便宜,地方要干净。”

“成交!”

望着眼前迅速交谈起来的俩人,癫姐觉得自己仿佛不存在。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到一旁擦杯子去了。

“文律师,我家旁边刚好有人出租房子,挺符合你条件的啊,改天看看?”

“OK,叫我盲侠就好。”

“好的盲hip。”

看在那位警察挑的地方还算干净的份上,文申侠决定让这个房子成为自己的寄居地。

“从今以后就是邻居了,一个警察,一个律师,要是合作……简直fit 过 London啦!”男人说着就想往盲侠房间里钻。盲侠把他挡在门口:“Sorry,我不喜欢与人亲密接触。”

“怪人。”男人懊恼地离开,轻声嘟囔。

“我不是怪人。”盲侠惊人的听力又一次令那警察折服。

“不管怎样,今后多多合作。对了……

“……我叫谷一夏,你可以叫我GoGo。”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60)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