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盲侠xgogo

 

深更半夜里,盲侠的门被敲开。还没等他说完“大半夜叫我起来干嘛”,就感觉被什么东西抱住了。

“盲侠……我感冒了。”

盲侠没有推开他。“感冒了还来抱我,不怕传染?”

GOGO还是那句老话:“都是一起吃过防腐剂的人了,一起感冒,一起卧病在床,也挺好的。”

“一起卧病在床”对于盲侠来说似乎是一个致命敏感的词,尽管GOGO并不是那种意思,他还是哆嗦了一下。

“可是你感冒了找我干什么,又不是小孩子,不能自己解决啊?”盲侠对于深夜里被吵醒感到十分不满,抓着门把手准备关门。

“诶诶诶,”GOGO赶紧把门抵住,“我来借片感冒药嘛……文大律师可是位细心人士……该不会连这都没有吧?”

“……”

盲侠转身在抽屉里摸索到了一盒阿司匹林,朝大致是门的方向给GOGO丢了过去,就关上门继续睡觉了。

GOGO险些被飞来的盒子砸到,站在门外骂盲侠绝情,然而一转过身,却又窃喜地抱着阿司匹林冲了杯开水,和着药片吞了下去。

然而第二天GOGO还是发烧了。

他果真像前一天晚上说的,卧床不起,不过盲侠还是有精力在一旁为GOGO补刀。

“你不是抵抗力很强的吗?怎么还发烧?”

GOGO气得不行,但又没力气起来揍盲侠,只能干动嘴骂他。“你个毒男,是谁整天喊没有热水,又是谁整天替你洗冷水澡的?能不感冒吗?你这是恩将仇报!”

盲侠一脸的若无其事:“是你自己愿意的咯。”GOGO默然。倒也是,为了盲侠发烧也是值得的。

两个人虽说是不停地拌嘴,但盲侠一直坐在GOGO床边,一会逼他喝热水,一会摁着他让他吃退烧药。

有了盲侠的悉心照料,GOGO下午时已经完全来了精神,有足够的力气拒绝盲侠递上来的药。

“盲侠……”

“什么事。”

“我从小,父母就特别忙碌,整天工作,没有人肯管我,”GOGO莫名其妙的苦情戏,让盲侠一下子很不适应,“妈妈给我的温暖成了奢望,现在我发烧了,好难受,好希望妈妈在我身边……”

对于幼年丧母、“丧”父的盲侠来说,他根本不知道这样的爱是什么滋味。他丝毫不领情地说:“那我去给你把妈妈寻来。”就起身要走。

GOGO用力地捶了下床:“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绝情!我就要一个温暖的拥抱不行吗?”

“不行。”

面对如此“冷血”的人,GOGO只好拿出杀手锏。

“行了行了我抱一下,就一下……可以了吧?”实在受不了GOGO的唉声叹气,盲侠“抱”了“抱”GOGO——其实只是拘谨地碰了碰肩膀。

哪知GOGO得寸进尺,抱住了就不肯松手了。掀开被子,GOGO几乎是跳到盲侠的腿上,搂住他的脖子。

盲侠被突如其来的重量吓得眨了几下眼睛。“谷一夏你装病!”

“我没有!”GOGO说着,又往盲侠的大腿挪近了一些,抓住盲侠的手强迫他解掉自己的扣子。

“你吃的退烧药还是春药啊!”盲侠想把手抽走,却被GOGO狠狠地抓住了。

谷一夏很快脱去了上衣,被子捂出来的味道瞬间扑向盲侠的脸。

“你想要干嘛,你现在发烧,把衣服穿上!”盲侠有些慌乱。

GOGO只是又凑近了些,在盲侠敏感的左耳边轻轻地说:“你知道我想干嘛。”随即在盲侠地腿上找了个好姿势坐着,双眼一闭,“来吧。”

“什么?”

“你该不会不知道我的意思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来吧。”

盲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GOGO想要做什么,只是他不敢相信,要反复确认。即使是反复确认,也还是不愿相信。

盲侠吞吞吐吐地没有反应,让耐不住性子的GOGO很着急。他再一次凑近盲侠的耳朵——这次是右耳:“我说,干——我。”

“你很臭。”盲侠没有推开他,只是想避开这令他面红耳赤的露骨的词语。

“干我。”GOGO依旧面不改色地坚持着自己的话题。

“你真的很臭。”盲侠也依旧面不改色地坚持着他的话题。

“喂!”GOGO终于从盲侠腿上离开,“你这人真的很没意思!要不是你逼我一早上都捂在这厚被子里,我能捂出这股味道吗?我们住在一起多久了,我身上就这股味道,你不能忍忍吗?你要是喜欢闻起来很香的人……像NEVER那种,那你去酒吧啊,去夜店啊,去和你的NEVER happy 去吧!”

盲侠终于忍受不了GOGO无止境的抱怨,站起来准确地握住了GOGO的双肩。

“你不是要kiss吗?好,我满足你。”

说完抓过身前的人,送上一个深深的吻。

“满意了?”

等GOGO回过神来想要向盲侠再要一个时,那位已经把自己关进房间里,谁也不待见了。

其实踩过界有时候,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66)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