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死鬼】【校园篇⑤】

高中食堂人声鼎沸。

“末间——!”穿梭人流,金侁在人头中寻找着王黎的身影。

不顾他人异样的目光,金侁的眼神焦急地四下扫视。

“末间——!你在哪——!”急促的呼吸,发汗的手心,慌张的眼神……

终于,王黎出现在人群中。

“末间——!”金侁激动地呼喊,向前蹦去。

“末间……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王黎满脸的疑惑,“你怎么了?”

金侁做作地依偎在王黎怀里,轻轻地说:“末间……我以为你不来了,就没人借我饭卡了……”

真是个……吃货。王黎无奈地想着。

金侁没有注意到王黎的无语的表情,仍是嗲声嗲气地嘟囔着:“……我今天没有带饭卡,怕被饿着嘛……”

说完离开王黎的怀抱看看他的表情……真是一脸的嫌弃。

“没带饭卡就没带呗……搞得像演什么言情剧一样,生离死别啊什么的……肉麻。”

“嘿呦,王黎,”金侁恢复了男人的嗓音,坏笑着问,“你什么时候知道言情剧这种东西啦哈?”

“我看池恩倬看的电视嘛。”

“又是池恩倬……别提她了啊。”

两人买了饭端着盘子找了个位子坐下,往常都是池恩倬和他们一起,今天她挑了个没人的角落默默吃饭。说她孤单呢也不算,不知道身旁有没有穿白色连衣裙的女鬼对她讲八卦。

“哎,”王黎嘴里塞着紫菜边嚼边问,“我们现在这样和池恩倬的关系……你额头上的笔怎么办?”

“笔啊……”金侁想起昨晚的雷雨……

“轰隆隆——”

金侁头上的笔又开始散发蓝光,伴着穿心的痛,金侁一次次痛苦地在床上打滚。

神志模糊间,他仿佛听见神的声音。

“你真是……没有……一次……听我……的……教……训……”

“神……?”颤抖着小心翼翼地询问,生怕刺痛再一次袭击内心。

“为什么……回答我……为什么……和王黎……为什么……不和你的鬼怪新娘……”

呻吟着,嘶哑的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深知自己和王黎所谓的“罪行”,只得听天由命。

“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你看着办吧……”

“不管它。”金侁从不愿提起那些事情,不愿再记起那些伤痛,只得撒娇来强颜欢笑。

“张嘴,吃烧肉。”

“啊——”

池恩倬肿着眼睛在角落里怨恨地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人,猛地咬了一口饭——自然是味同嚼蜡。

金侁无意间与她眼神接触,心颤了颤。

他深知,除非自己真的对池恩倬动情,否则别想脱离高中生活。

可他已经和王黎……

“金侁,我上去自习了,你吃完了上来。”王黎说完就抓过制服外套走了。

他当然没去自习,蹲在天台想事情。

金侁的心思,他怎么会听不见。

他当然不想金侁永远地留在高一,但也不愿为难他。

他知道金侁永远不可能对池恩倬这样的女孩动情。

都怪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冲动……等金侁的笔的事情结束再告白也不迟。但他害怕,到那时,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神啊……你知不知道,这世上,还有鬼怪新郎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0)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