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死鬼】【校园篇④】


面对突如其来的告白,金侁下了个半死(我也下了个半死)。
沉默良久,他夺门而出。
王黎伸出手想说些什么,欲言又止。

“呼……呼……”金侁来到只有他和池恩倬才能到达的秘密花园,还在为刚才那件事而惊魂未定。

为什么我的心跳得那么快?他问自己。

我怎么知道?“自己”回答他。

他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对这样的告白毫无反感。

曾经他以为自己已经喜欢上了池恩倬,但是等他和池恩倬接吻时,他才发现自己是那么地变扭。

难道我喜欢王黎?不不不,不可能。他也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可是王黎的那个吻,却让他……

呸。

王黎是男的。

我怎么可能喜欢男的?

但金侁突然发现一件事。

他在笑。

金侁吓得跳起来。

“咳……”金侁理了理衣领,捋平了本来就不皱的领带。

“让我仔细地捋一捋这件事……”,金侁变出一本发黄的笔记本(其实已经看不出是笔记本了),刷刷地写起来。

“池恩倬,优点……可爱吧,缺点……是鬼怪新娘,但是拔不出笔……还夺走了我的初吻……

“王黎,优点:能帮我写作业,能在考试的时候告诉我答案,给我好多好吃的,缺点:对我太凶,是个男的(是个男的算什么缺点啊!)。”

金侁仔仔细细地对照了一下……

好像……王黎的优点的确比池恩倬多呢(你在相亲吗?)……我有什么理由不接受他?

唉……脑子好乱……这个问题简直是,比数学题还要恶心。

但其实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有些饿了……不知道池恩倬做饭了没。

我为什么会指望池恩倬做饭?她是保姆吗?

金侁摇了摇头,关上了花园的铁栅栏。

————————————————————

“我做了冷饭团,今晚就将就一下吧。”见金侁回来了,王黎说道,随即又把头低下。

王黎做饭?金侁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突然仿佛想到了什么,问:“池恩倬呢?”

王黎看了卧室的门一眼,极不情愿地说:“她不吃。你快吃,吃完了,我……有事找你。”

话毕,王黎就上楼去了。

金侁清楚王黎要和他说什么,又是期待又是拒绝。慢吞吞地嚼完了饭团,慢吞吞地走上楼,慢吞吞地打开王黎的房门。

王黎坐在那,背对着门,一动不动。

“王黎……”金侁轻轻地开口,关上房门。

屋内是一片昏暗,月光冷冷地旁观。

听到是金侁来了,王黎转向他,抿了抿嘴,才终于说话。

“金侁……我……”

王黎抬头看了看金侁,他一言不发等着自己往下说。于是王黎又低下头。

“我想通了,我的的确确是喜欢你的,不是说胡话,不是喝醉,我真的喜欢上你了。……喜欢和你谈笑打闹,喜欢反驳你的话,喜欢嗔怪你幼稚的举动,看到你和池恩倬亲密会不高兴,这就是喜欢吧,对吗?”

金侁哑然,他料到王黎会解释之前那件事,却没料到他会讲这么多——王黎可是个寡言少语,在情感面前像白痴一样的书呆子啊!

“末间……”金侁喃喃地说,“可是你是男生,我也是男生啊……”

王黎黯淡的眼神更黯淡了。明知道结果一定是这样,他却还抱有一丝希望。也是,反正……两个男生在一起,本身就是件荒唐的事。我真傻,他想,怎么还会期待他的同意。

突然,王黎感到自己的下巴被捏住,猛地抬头,金侁凝视着他。

还不会要把我赶出去了吧……王黎想。

“但是……

“那又怎样呢?”

————————————————————

王黎瞪大了眼睛。

“那又怎样呢?”

真不可思议。

“你,答应我了?”他有些不可置信地问。

金侁像是一下子没了兴致一样,松开他的下巴,“你这个人真的很烦,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听,听得懂。”

“那不就好了。”

王黎太高兴了,高兴地差点以为这是不真实的。

他突然意识到了十分严重的一件事——怎么和池恩倬交代。

更严重的一件事是,金侁似乎是……反攻了?

有违背常理啊!王黎想。这明明是篇死鬼文,什么时候变成鬼死了啊?!

———————————————————

“咚咚。”

池恩倬拉开门,看见金侁和王黎现在门外。

“你们……”

“对不起!”二人异口同声地说,随即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什么意思?”池恩倬轻轻地问,她很是不解。

二人对视了一下,都忍不住低下头笑,谁也不好意思说出来。

“那个,咳,”金侁咬着食指关节。

“我们……”王黎接着说,话语中带着笑意。

“在……”金侁似乎是用鼻子笑出来的。

“……一起……”王黎反复地摸着鼻子。

“了。”金侁险些笑出来,当他看见池恩倬快要晕倒的表情时,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二人直到这时才发现池恩倬的眼睛红肿着。

她苦笑着:“我没听明白,你们……?不,不可能……金侁,你,你是喜欢我的,不是吗?难道不是单纯为了气我才这样的吗?两个男生啊!两个男生怎么可能在一起呢?你们在开玩笑啊!”

金侁偷偷地瞄了瞄王黎,发现他轻咬下唇,大概是在想解决的方法。

“可是我们真的……呃嗯……”

“可是我是鬼怪新娘!这太不像话了!”池恩倬摔了房门把二人挡在门外。

金侁和王黎对视了一眼,互相耸耸肩。

“算了,”金侁说,“也不早了,你帮我把作业写了吧,末间?”

王黎抄起沙发上的抱枕砸了金侁一下:“你不要得寸进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6)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