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死鬼】【校园篇③】

填坑】
我知道我有几个月没出现了
反正无所谓嘛
其实这篇是很久以前写得
但就是结尾太突兀太别扭我自己看着都受不了所以就没发出来
至于今天为什么突然发了呢
没有为什么
因为我高兴
——————————————

池恩倬:“哎,金侁,你额头上怎么有支笔啊?”

金侁:“是因为我……”

王黎:“我插的。”

金侁:“……”

————————————————————

“来来来准备了啊!”

“好你来吧”

“哇这简直是个隆重的时刻……”

“我拔了!三……二……一……”

……

“金侁!”

“诶怎么,怎么还不拔?”

“金侁……我……我握不住笔啊?!”

这天金侁正打算让池恩倬把他脑袋上的笔拔掉,好结束这长达几百年的高一生活,现在看来……

“该死,又要参加下午的考试。”金侁极其不满地抱怨道,踢翻桌子就走了。

金侁刚走,王黎就转向池恩倬,死盯着她看。

“怎么回事?你到底是不是鬼怪新娘!”池恩倬缩到一个角落里,不敢乱动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看得见……但捉不住……”

“没有的事情!”王黎一挥手,打飞了一个水瓶,“你看看你把我们家金侁气成什么样子!”

池恩倬抬起头刚想问王黎为什么说金侁是“我们家”,但看到他那般狰狞的样子,又沉默了。

两人僵持了许久……

“啊!我知道了!”池恩倬突然猛地叫起来,吓得王黎颤抖了一下,“一定是要两个人互相喜欢,才能拔掉笔!”

王黎又颤抖了一下。

“哦……那你……喜欢他吗?”

“……嗯。”

“……那金侁呢?”

“……应该也是吧?”

王黎莫名其妙颤抖得更厉害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又咽了下去,随即死死地拽住两旁的椅背,又猛地松手跑出教室,撞到了正往回走的金侁。但他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情绪稳定下来的金侁一头雾水,朝着池恩倬一个眼神,池恩倬也用眼神回应金侁,表示自己也一头雾水。

“金侁,”当金侁朝自己走来并面对自己坐下时,池恩倬这样说,“我知道为什么我握不住笔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没有互相喜欢。”

金侁愣了半天,终于启齿道:“那你说怎么办。”

“因为我是鬼怪新娘嘛,新娘,顾名思义,就是鬼怪要爱的人,所以……”

“所以……?”

“……我们要接吻。”

————————————————————

“所以呢?你们就真的亲了?”王黎望着眼前扭扭捏捏的二人。

就像犯了错的孩子,他们两个谁都没说话,低头玩着手指。

王黎对于金侁的不矜持简直无话可说,把手插进头发里,不说话了。

金侁挪动椅子的声音打破了平静,看着他走上阁楼的身影,王黎也跟着走了。

金侁坐在床上,双手抱头。

怎么了,王黎问他。

“没用。”金侁几乎要哭出来。

“什么东西没用?”

“接吻!”金侁猛地抬头冲王黎大吼。

王黎感觉自己听到了楼下池恩倬挪动椅子的声音。

“我相信她了,我们试了,没有,她还是拔不出来,她根本就不是鬼怪新娘,而我,白白贡献了我的初吻!初吻!”金侁激动地抓着王黎的衣领乱摇。

楼下传来关门的声音。

王黎望着眼前抓狂的人不知该怎么办好。

他望着金侁颤抖的嘴唇……

然后……

然后……

然后就亲上去了。

始终是一副木愣的表情。

王黎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金侁不可思议地把手轻轻搭在嘴唇上,仿佛下巴脱臼。

“……你……”

“我,我,……”王黎语无伦次起来,转向一边,低着头,好像金侁看不见他似的。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坚定地盯着金侁说道:

“金侁,因为我喜欢你。”

说罢又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又转向一边脸红去了。

金侁完全呆住了,比知道池恩倬是鬼怪新娘时还难以相信。

两人似乎谁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却又都明白……

这时窗外,一个穿白色长裙的女孩……啊,女鬼,收起纤细的手指,偷偷地笑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0)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