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江
码文中……(请点开)
不写主坑文
其实也不清楚主坑是哪个
【书籍】
《局外人》
《西西弗神话》
《魔戒》
【剧本】
《理查二世》
《第十二夜》
《六个寻找剧作家的人》
【电影】
《灿烂人生》
《魔戒》
【本命】
cp:刀马、Amy&Rory(神秘博士)、Siren(官配好吃)
演员:大提提David Tennat
剧:《In the flesh》《Doctor Who》
【接受的cp】
盾冬、锤基、贾尼、虫绿、德哈、AL、福华、GGAD(感觉漏了什么)
【有好感的演员、艺人】
新莓Luke Newberry
戴涵涵Dane DaHaan
白敬亭
魏大勋
魏晨

生日假的
 

我一直在好奇,时之终结里面这个控制台是怎么运作的?是通过什么方式把门锁上的?
因为我看不像是那种磁铁类的…
不能用音速起子就拿把真的起子啊!把白圈里的那个东西卸下来不行吗……
快告诉我这样做行不通,否则我真要为小十委屈死了……

《还是想来吐槽一下文申侠的人设》

第一季的时候文申侠帮潘安的时候差点被吊销律师直销,然后癫姐就一直在想盲人适合什么工作……按摩、管理酒吧……
我现在突然想想,为什么不当个医生?你去帮病人听听心跳有没有杂音,稳不稳定啊……
其实我认为把“听心跳知道对方是否说谎”改成听呼吸会比较合理吧……

《气坏》

写文是力有余心不足,剪辑是心有余力不足(;_;)
这两个互补会是什么样的效果……害怕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完……完结篇》

09

这天癫姐来给盲侠送日用品。东西一样一样放到厨房的橱柜里——癫姐尽量不去看旁边那个碗架。

当她第一次发现盲侠的新家里多了一只碗的时候,还以为是买给自己的,激动地抱住盲侠兴奋地说他终于让自己过界了。然而那个无情之人却把她推开,告诉她那只碗并不属于她。“那是给谁的?GoGo?”当时癫姐还把它当笑话讲,没想到盲侠没有否认。癫姐觉得很莫名其妙,因为她知道谷一夏是不可能再回来的。之后他们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这碗都脏成这样,我替你扔了。”癫姐越看那个碗越觉得不爽,最终拿起它准备做个了结。

盲侠当然不情愿,走近了伸出手来,用几乎是要挟的口气道:“别碰它。你把它还给我。”

癫姐稍微...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8

“法官阁下,相信您也看到在刚才的视频中,是Juice的姐姐Yoyo故意设局陷害她的。而整件事情Juice完全是无辜的。”

……

“被告Juice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

法槌敲响,坐在辩护律师身边的师爷大叫着兴奋地跳起来。

“赢了,盲侠,赢了!”

然而他只是心急地转向旁听席位:“GoGo呢,没来?”

“没啊。少他一个也没大事嘛……”癫姐耸耸肩,不明白为什么盲侠突然如此关心谷一夏。

盲侠有些失落。也是,自己总不能期待他这么快把案子查清楚吧。

癫姐拽过盲侠的手臂拉着他离开法庭,“不管他啦,去酒吧,我请客!”盲侠犹豫了一下,把手臂从癫姐的手中抽出来:“今天不去了。”...

超级……润滑剂!???什么鬼!?
不行了让我们想象一下……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GoGo爬上盲侠的床,甜腻地说道:“盲hip,今晚我们……”
盲侠笑着揉揉谷一夏的头发,再到他有些粗糙的脸颊,接着那双漂亮的手往下滑,抚过那人裸露的背部……最终停在他的臀部,狠狠地捏了一把。“好啊,来吧。老规矩,先抹润滑剂。”
说着,从一旁拎起了……Golden!!!ッ!(๑•̀ㅂ•́)و✧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

看的时候突然留意到这一幕真的笑了好半天啊哈哈哈哈
话说
我不是黑粉啊……
真的觉得特别好笑的来着
所以顺手……
做了个表情包。
我我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º﹃º )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看第二季不想说什么......已经快疯了,连糖都是咸的

房间号算是埋了梗?

————————————————————

07

早些时候GoGo醒来,看见眼前有个模糊的人影。盲侠坐在他的床边,已经累得就在原地睡着了。GoGo心里想着之前就不应该带上他,给他添这么多麻烦。脑海中又闪过那个画面。被那个男人强吻的画面。你瞎,可我不瞎啊……GoGo不免抖了一下。

盲侠始终保持着浅睡,被GoGo弄醒,还以为是有人闯进来。“醒了。……你心跳很快,”说着手摸上额头:“发烧了?”盲侠的手竟出奇的温暖,GoGo想起自己小时候窝在母亲怀里时。盲侠的手同母亲的手一样温暖。“没,没啊。”...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6


变相的吻持续了大约几秒,直到盲侠确认谷一夏已经不会再报出密码后,才松开了嘴,轻咳了几声。
“哇……盲hip你要在这种地方做啊。”GoGo反应过来,并不露惊讶的神色。
女人重重地踢了下他的椅子:“这里不是调情的地方,老实点!”
“你到底要我们怎样,”GoGo一脸苦笑,“为什么不放了我们?”
女人笑了,像是在酝酿一个天大的计划。“放你们走?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你们必须给我打输这场官司,我要让Juice这个贱人一辈子翻不了身!”
“为什么?Yoyo你是她姐啊!”
盲侠听到如此狠毒的女人竟有这么滑稽的名字时,忍不住笑。“谁要她这个妹妹?在外面跟人不清不楚才得了艾滋的,”Yoyo说话...

《盲侠X 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5

文申侠到厨房里冲了一杯咖啡,对着正在客厅里摆弄正义女神雕像的GoGo道:“既然那位不是Juice,那么真正的Juice又在哪?”

GoGo用食指拨弄雕像手中握着的天平。“我不知道哇,所以我决定还是去查一下嘛。之前怕你出事所以赶回来,我一会儿就走啦。”

“你不是查重案怎么能回来?”

“没啊……我找到Juice的项链,要避嫌嘛。”

盲侠把咖啡贴到唇边试试温度。“那你交给他们去查咯,省得你白费力。”

“白费力?你开什么玩笑?站在你面前的这个男人,谷一夏,可是得过奖的!”

盲侠只是淡定的喝咖啡。

GoGo见盲侠对他甚是冷淡,翻了个白眼朝门外走去。盲侠突然开口在他身后说:...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4

“喂盲hip,我要出去追个大案子,这几天住在警局,不会回来了。你好好打Juice的案子,赢了我给你奖励。你不要太想我哦~”GoGo说完拍了拍盲侠肩膀,离开公寓。

身后,盲侠做出一个打棒球的姿势,像是一举把那位磨人的小警察击飞一般。他才不稀罕什么礼物,只是因为GoGo不在的清静而松了口气。

GoGo走了之后,盲侠每天都有充足的时间来听法律文件,办事效率高了不少。

只是晚上不会再有敲门声了,寂寞了那些为了某个人而特地买的,现在却堆积在冰箱和橱柜里的啤酒和泡面。

向来精明的文申侠,这次或许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买那些没有营养的东西不是为了应付那人频繁的借东借西,潜意识里竟然是...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3

“真的就打算这样认输吗?”癫姐着急又担忧地看着盲侠不停地给自己灌酒。

一瓶啤酒下肚。“不然?”

眼前人不同寻常的表现实在让癫姐看不下去。

“你不是维护正义吗?不是维护自尊吗?怎么现在颓废成这个样子!还有几天就开庭了你在这里干嘛?难道你打算辩词写满‘世事无绝对’吗?”

文申侠耸了耸肩。

“盲hip呐,我在考虑……收回那间房。”GoGo托着腮,一脸认真地看着他。盲侠瞬间乱了阵脚,没等他说完就握着GoGo的肩膀往露台走。GoGo回头看着癫姐放出胜利般的微笑,仿佛在说只有自己能搞定盲侠,撬开他的嘴巴。而在癫姐看来,GoGo就像是被大佬宠幸的女人一样。癫姐很纳闷:明明是自己先...

《盲侠×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2

GoGo的堂妹Juice一个星期前查出患有艾滋,还未确认是阴性阳性时医院暂不同意隔离。奈何丈夫生性多疑,担心会传染,把Juice关进储藏室断绝粮食。

几天前Juice在储藏室离发现了非法购买的枪支,打开了储藏室的锁准备出逃。哪知一开门就是丈夫由惊慌转变为愤怒的脸。情急之下的Juice用子弹打穿了丈夫的胳膊,被指控购买非法枪支加上恶意伤人。

“换作是我一定打爆他的头。”癫姐听了事件经过咬牙切齿。握紧的拳头让GoGo哆嗦了一下。

盲侠闷了口酒,把头偏向癫姐道:“所以说要有文化……不然连艾滋病怎么传染都不知道。”

癫姐握紧的拳头终于有了释放的地方。“你说我没文化?我可是个师爷啊!”...

《盲侠×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1

单反快门的声音响起,盲侠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尽管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方才闻见树枝上湿毛巾的味道,简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谷一夏,你终于回来了。

……

2010年7月20日。公寓大火。

早就闻见烧焦的味道赶下楼,盲侠还是被大火困在了公寓门口。

被浓烟呛得手足无措的盲侠站在火海中死死地握住手中的拐杖。即使是再灵敏的四感,也无从找到出去的路。

身后渐渐传来人们的呼喊,所有的声音重叠,交错……喊声近了,渐渐地多了些别的声音。盲侠听到水倾泻于水泥地,毯子扇过大火,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火势减弱……最终,在一片喧闹中,盲侠听见了如同救命稻草般的鸣笛声。紧握拐杖的手,慢慢地放松了。

有人抓

《心眼(官侠/盲癫)》

“凡人用双眼如何望见,心眼无从受骗。”——《心眼》

“我不需要你来教我我是用心去感受,不是用这里。”文申侠指着自己的双眼对韦国涵说。
文申侠常言,自己虽然瞎了,但是用心眼看真相。也许吧,他的透视心灵的眼睛的确胜过凡人。可他不知道的是,他看得透别人的心……
……却永远无法看透被自己封缄的心。

“这么快就走啦?不再去哪玩玩?”见文申侠从吧台起身,王励凡轻轻握住他的胳膊。
“随你便。”盲侠这天心情大好,赢了和韦国涵交手的case,又有钱拿,笑着任由never把自己拉上车。
“喂,你别看了啊,要追大胆去追,要么干脆放弃,犹犹豫豫可不是你的性格。”看着癫姐望着never挽着盲侠离去却又不动声色,gogo如同...

《由一辆共享单车引发的脑洞(超短篇)(图就不放了)》

“哇!盲hip,那里有辆单车叫bluegogo耶!”谷一夏扯着盲侠的袖子大喊。

文申侠调戏他:“你想让我骑上去嘛,‘蓝色的谷一夏’?”

“喂!你很黄耶,‘黄色的Hopeman’!”GOGO甩开他的袖子。“蓝色的谷一夏”,噗,这个名字还真有意思。

盲侠自顾自地往前走:“你怎么不说你是‘绿色的谷一夏’?”

“哇,你这个人好毒哦,你想让我头顶青青草原?”

“不是,你连给你戴绿帽子的人都没有。”盲侠得胜地笑得满脸褶子。

“谁说没有?!”GOGO跟不上盲侠的步伐,站在身后大喊。

“哦?”盲侠停下来故作惊吓地挑了挑眉毛,“你有新欢了?谁呀?”

GOGO跑上前去重新粘在盲侠身上,“还能是谁?...

《盲侠xgogo》

深更半夜里,盲侠的门被敲开。还没等他说完“大半夜叫我起来干嘛”,就感觉被什么东西抱住了。

“盲侠……我感冒了。”

盲侠没有推开他。“感冒了还来抱我,不怕传染?”

GOGO还是那句老话:“都是一起吃过防腐剂的人了,一起感冒,一起卧病在床,也挺好的。”

“一起卧病在床”对于盲侠来说似乎是一个致命敏感的词,尽管GOGO并不是那种意思,他还是哆嗦了一下。

“可是你感冒了找我干什么,又不是小孩子,不能自己解决啊?”盲侠对于深夜里被吵醒感到十分不满,抓着门把手准备关门。

“诶诶诶,”GOGO赶紧把门抵住,“我来借片感冒药嘛……文大律师可是位细心人士……该不会连这都没有吧?”...

《阿娟xGOGO》

GOGOx阿娟也行。有没有人想写啊?对,阿娟,就是那个照相机!

《华爷×盲侠【估计是写砸了】》

盲侠带了个人回来。

谷一夏看见盲侠回来了,出来迎接:“呦盲侠,动静挺大啊,不会带了女人回来吧?……啊!是个男人!你口味真重!”

“什么口味重不重的,”盲侠把那个人丢在沙发上,“他喝醉了,你帮我照顾下他。”说着走进浴室。

“喂!哪有这样的!”GOGO心里不平,但还是不得不接受。

当看清那个人是谁时,他吓了一跳。

“华爷……?”

盲侠正在浴室里痛快地冲着冷水澡,忽然听见客厅里传来谷一夏的大叫。

“哇啊——”

“谷一夏你干什么!”盲侠愤怒地大吼,真是事事不顺。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哇!你干什么!”

盲侠迅速地换好浴袍出来,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家庭主夫来管着谷一夏这个低能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己看自己演的电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得不说owen真的好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渡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