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衣丶

(扩列??)瞎写巴写些ooc的毫无意义与营养的垃圾文章(赶紧取关吧看了赛过吸大麻)……(话说这个电脑版的怎么输入不了中文还得复制黏贴……
QQ2784833485欢迎来走一趟,我请你吃伟哥呐

还是想来吐槽一下文申侠的人设

第一季的时候文申侠帮潘安的时候差点被吊销律师直销,然后癫姐就一直在想盲人适合什么工作……按摩、管理酒吧……
我现在突然想想,为什么不当个医生?你去帮病人听听心跳有没有杂音,稳不稳定啊……
其实我认为把“听心跳知道对方是否说谎”改成听呼吸会比较合理吧……

翻着翻着就看到这个……然后我放大一看……天呐这谁
你还我owen

气坏

写文是力有余心不足,剪辑是心有余力不足(;_;)
这两个互补会是什么样的效果……害怕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完……完结篇

09

这天癫姐来给盲侠送日用品。东西一样一样放到厨房的橱柜里——癫姐尽量不去看旁边那个碗架。

当她第一次发现盲侠的新家里多了一只碗的时候,还以为是买给自己的,激动地抱住盲侠兴奋地说他终于让自己过界了。然而那个无情之人却把她推开,告诉她那只碗并不属于她。“那是给谁的?GoGo?”当时癫姐还把它当笑话讲,没想到盲侠没有否认。癫姐觉得很莫名其妙,因为她知道谷一夏是不可能再回来的。之后他们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这碗都脏成这样,我替你扔了。”癫姐越看那个碗越觉得不爽,最终拿起它准备做个了结。

盲侠当然不情愿,走近了伸出手来,用几乎是要挟的口气道:“别碰它。你把它还给我。”

癫姐稍微...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8

“法官阁下,相信您也看到在刚才的视频中,是Juice的姐姐Yoyo故意设局陷害她的。而整件事情Juice完全是无辜的。”

……

“被告Juice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

法槌敲响,坐在辩护律师身边的师爷大叫着兴奋地跳起来。

“赢了,盲侠,赢了!”

然而他只是心急地转向旁听席位:“GoGo呢,没来?”

“没啊。少他一个也没大事嘛……”癫姐耸耸肩,不明白为什么盲侠突然如此关心谷一夏。

盲侠有些失落。也是,自己总不能期待他这么快把案子查清楚吧。

癫姐拽过盲侠的手臂拉着他离开法庭,“不管他啦,去酒吧,我请客!”盲侠犹豫了一下,把手臂从癫姐的手中抽出来:“今天不去了。”...

超级……润滑剂!???什么鬼!?
不行了让我们想象一下……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GoGo爬上盲侠的床,甜腻地说道:“盲hip,今晚我们……”
盲侠笑着揉揉谷一夏的头发,再到他有些粗糙的脸颊,接着那双漂亮的手往下滑,抚过那人裸露的背部……最终停在他的臀部,狠狠地捏了一把。“好啊,来吧。老规矩,先抹润滑剂。”
说着,从一旁拎起了……Golden!!!ッ!(๑•̀ㅂ•́)و✧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

看的时候突然留意到这一幕真的笑了好半天啊哈哈哈哈
话说
我不是黑粉啊……
真的觉得特别好笑的来着
所以顺手……
做了个表情包。
我我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º﹃º )

我早该料想到never会领盒饭的,这个名字就预示了啊……never……never existed(存在)嘛,简直了。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看第二季不想说什么......已经快疯了,连糖都是咸的

房间号算是埋了梗?

————————————————————

07

早些时候GoGo醒来,看见眼前有个模糊的人影。盲侠坐在他的床边,已经累得就在原地睡着了。GoGo心里想着之前就不应该带上他,给他添这么多麻烦。脑海中又闪过那个画面。被那个男人强吻的画面。你瞎,可我不瞎啊……GoGo不免抖了一下。

盲侠始终保持着浅睡,被GoGo弄醒,还以为是有人闯进来。“醒了。……你心跳很快,”说着手摸上额头:“发烧了?”盲侠的手竟出奇的温暖,GoGo想起自己小时候窝在母亲怀里时。盲侠的手同母亲的手一样温暖。“没,没啊。”...

盲侠XGoGo 原来我们曾经见过

 06


变相的吻持续了大约几秒,直到盲侠确认谷一夏已经不会再报出密码后,才松开了嘴,轻咳了几声。
“哇……盲hip你要在这种地方做啊。”GoGo反应过来,并不露惊讶的神色。
女人重重地踢了下他的椅子:“这里不是调情的地方,老实点!”
“你到底要我们怎样,”GoGo一脸苦笑,“为什么不放了我们?”
女人笑了,像是在酝酿一个天大的计划。“放你们走?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你们必须给我打输这场官司,我要让Juice这个贱人一辈子翻不了身!”
“为什么?Yoyo你是她姐啊!”
盲侠听到如此狠毒的女人竟有这么滑稽的名字时,忍不住笑。“谁要她这个妹妹?在外面跟人不清不楚才得了艾滋的,”Yoyo说话...

下一页
©洛衣丶 | Powered by LOFTER